第十章 老伙计

作品:凤仪夜曲|作者:高柔泽儿|分类:悬疑|更新:2019-12-24 06:37:09|字数:2403字

老伙计

父亲五十多岁,成了妹妹店里的老伙计。和其他伙计一起吃,一起睡。

毕竟五十多岁的人与二十多岁的人不同,渐渐的有了病,老胳膊老腿越来越痛。每次我去看父亲,妹妹总是跑来迎我,第一句话总是这样:别给爸爸胡叨叨。我也毫不示弱斜眼看她“什么叫胡叨叨!”爸爸从里面出来,一脸的笑,我和妹妹便同时对着爸爸嘻嘻笑一笑。

父亲是个极其勤快坚强的人,从没记得他吃过药打过针,有点病灾的早起几锻炼锻炼就好了。现在看来真的疼的不行了,否则,他是不会主动要求去医院的。上次就是把专家都找好了,到了去的时候他却打了退堂鼓,又跑到工地上去给妹妹捞钱了。而妹妹却总是自己最不喜欢钱,是把钱看的最轻的人。

不过亲爹就是亲爹,他一要去医院,我就乐不颠的先跑到了医院,找到在医院工作的亲戚,给他找专家,专家仔细检查后:“颈椎、腰椎都有增生,压迫神经痛,拍个CT吧!增生到什么程度看的仔细些,怕腰椎管狭窄,再有突出就不好办了。”

“行,开单吧!”我和妹妹都爽利的回答着。

“拍CT多少钱?”父亲忙问专家。

“先拍腰椎吧,240元”专家边写边回答。“

这样吧,大夫,咱不拍CT了,你开点药吧!吃点药就好了”父亲着急的。

“那也行!”专家笑了笑,单子已开好了。“

咱看一次就好好的看看吧!别整这儿疼那儿疼的!”我话没有完,妹妹一把抓过单子“我去交钱!”

我和亲戚陪父亲来到CT室。

“做腰椎,交钱去了,一会儿就过来”,亲戚和CT室的大夫搭着话。

妹妹把交钱的单子给亲戚,亲戚转给大夫。我陪父亲留在CT室,看到父亲躺在CT床上,双臂疼的伸不直了,我的心在滴血。

这又怪谁呢?唉!舍命不舍财,可到头来又落下了什么,除了这一身病,连过年给孙子的压岁钱妹妹都控制的死死的。以前父亲做生意赔的钱现在还没还完,而妹妹却已经买了两套房子。一套住宅,那是父亲在工地上干内装时她买的,年前刚又卖了一套门头房花了近30万。就在买房子的头一个月,妹妹哭着没钱交贷款的利息,父亲把家里收了一年的玉米麦卖了3000多元给她还上了利息。

“好了,可以下来了”。大夫打断了我的思绪,我赶忙把父亲扶下来。

走出CT室,亲戚悄悄的给我:“等等吧,一会儿片子就冲出来,没事,只是轻微有些增生,没有突出,脊椎管也不狭窄,内脏、颅骨都看了,都没事,放心吧!”

“这就好了,”妹妹笑着:“夜里还做了个梦,可不好呢?”

“梦见我死了!”父亲看着她问。

“嘿嘿!”妹妹没有直接回答:“我急得边哭边用手扒土,手都伸到泥里去了。”

父亲一脸的感动。“哭人呢?那是哭钱吧!父亲可是颗摇钱树!”

我心里想着没出口。我总是那么让人讨厌,所以也就学乖了,不出来罢了。

两年前父亲把老家的树都卖了,卖了一万多,我急忙跑回家对父母“留个养老钱吧!以后有个什么事,我们的钱也未必那么凑手”

“可以前欠人家的钱还没有还完呢?”母亲有些犹豫。

“以后慢慢还吧!再弄这么个整数钱可不容易!”我再次献策。

“这一万你帮我存到银行去吧!”父母第一次破荒听了我的建议。

钱存到银行后我把存单交给母亲。“在你那儿放着吧!”母亲没要。

我惊讶的嘴巴大张了三分钟,咬了自己手指一下,试了试不是做梦。我可是父母最不喜欢的人!没想到一个月后父母一个劲的打电话要钱。

“不是好了不动的吗?”我反问。

“怎么,在你哪儿放放,倒管起我们来了,你查账呢!”电话那边是母亲连闹带骂的声音。我撂下电话把存单送了过去。半年后父母的存款数又成了零,妹妹的一万元贷款如数还清了。

后来,听邻居父母那一万块钱被我拿去花光了,我百口莫辩。

“86.3元”划好价,收款员报了价钱。

我一抹口袋“坏了,只带了50元,”早上只顾着送孩子上学,来医院找专家,忘记带足钱了。妹妹拿眼盯着我等我交钱。亲戚已去上班,父亲先去理发了。

“我钱不够,你拿吧!”我也盯着妹妹,看她极不情愿地从一沓百元大钞里抽出一张递进去。

“给爸爸稍回去吧!让他早晨晚上的吃个鸡蛋”,医院门口我把买好的鸡蛋递给妹妹。

“你不去店里了?”妹妹问我。

“不去了,我还有事”。自学考试快到了,我还要加紧看书。妹妹走了没几步碰上了一个熟人,下来车子和人话。

“你来这儿干吗呀?”

“我爸爸腿疼,来给他看看,顺便买点鸡蛋,让他早上晚上的吃,和伙计在一起,营养跟不上”

“瞧人家,多孝顺,怪不得老人拼死拼活地跟她干呢?”妹妹在一片赞扬声中骑电动车而去。我傻在哪儿。

晚上和同事在饭店里吃饭,喝的正高兴,隔壁传来熟悉的声音:“这老人就不能让他有存款,否则老了是个麻烦,到时候外债、看病养老姊妹平分”

“店里可有你父亲20%的股份,你又不是独生女,到时候怎么!”一个陌生的声音。

“签合同要钱都是我的事,只要没合同,还不是多少算多少!只要账上赚不到钱,80%的股份又怎么样,股份多了干得带劲呗!”妹妹兴奋的声音。

“你父亲可是个好伙计,连个玻璃片子,钢管头子都不舍得仍!”另一个陌生的声音。

我的心一颤。

“你看,这不明还预报刮大风,他非要到下面镇上的工地去看看,不让他去,都不行!”妹妹卖弄的声音。

“这就叫走运,结婚的时候,穷的连个像样的结婚照都没照,才几年,瞧瞧……”

妹妹在一片啧啧的羡慕声中蹬蹬下楼而去。我站在窗前,眼看着妹妹消失在色彩斑斓的夜色中,欲哭无声。

第二一大早,我悄悄跑到父亲店里去,刚好妹妹不在,我拿把凳坐在父亲对面,望着父亲,深深地:“爸,你老了,这身体也不好,以后就别要什么股份了,趁早把贷款交的股份撤出来,让她给你点工资,够你和妈花的就行了!”我顿了顿,“这把年纪,担的起赚,担不起赔了”

“这是什么话!”父亲一听来了气,“我还不是想多挣点钱尽早把以前的债还上,多赚点,老了以后少拖累你们点”

“可她能让你存下钱吗?”我讨人嫌的毛病又犯了。“她就真的可靠?”

“滚”父亲大怒,“别净来惹我生气,平白无事,专想着搞姊妹分裂,还上过大学的人,墨水都吃到狗肚子里去了!”

在父亲的责骂声中我骑上破自行车灰溜溜地逃回家去。


凤仪夜曲 https://www.tyxsw.org/book/29224.html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我的书架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凤仪夜曲》,方便以后阅读凤仪夜曲第十章 老伙计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凤仪夜曲第十章 老伙计并对凤仪夜曲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