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章 她说外号(二)

作品:凤仪夜曲|作者:高柔泽儿|分类:悬疑|更新:2020-01-06 06:16:46|字数:2018字

庞文一听眼泪“唰”就下来了“我有啥法,哥死了,摊上那么个嫂子”

他拧了把鼻涕“前我刚去看了,那屋透风漏气的,冷的冰窟窿似的,点个蜂窝煤的炉子,屁都没用,爹的老寒腿又犯了……”完找个登坐在一旁,低头吸闷烟。

“哎!”司马懿书记重重叹了口气“若是让你爹妈在场院屋里过了年,你连‘庞文’都不如,‘庞文’再坏,起码没有不孝顺,你可给咱全村开了先例了”

“是呀”大家开始七嘴八舌围攻庞文,“你哥没了你就是老大,大事就你了算,听娘们胡什么!”

“就是呀,就你行,你其他兄弟没用。”

“可不是,咱可不能开这先例,一棵树下打杆棒,谁不知道谁那两下子,你嫂子再乱,谁信他。”

“让个娘们给扣住了,哼,兔子能驾辕,谁还养骡子养马?”

……

庞文唿的站了起来,把吸了半截的烟猛的往地上一扔,狠狠踩了一脚“谁也别了,今不把我爹妈接回家去,我真他妈的连庞文都不如”。

庞文一手搀着爹一手扶着妈,把二老接回了家。庞文媳妇要去帮忙搬东西,庞文一把拦住“爹妈是我自己的,谁也别管,有事我一个人顶着。”

庞文把父母的东西装在一辆拉车上,自己拉着往家走。

嫂子听见了,从家里跑出来,又要撒泼放刁,庞文用手只一把拉,嫂子一个屁墩摔在硬梆梆冰冷的地上,就式坐在地上大喊,“左邻右舍来人哪!打死人了……”

没等她喊完,庞文用脚把她往一旁一驱拉,瞪着铜铃般的眼睛对着他,“别以为哥没了就没人管你,再闹我揍死你!”完自顾自的拉车走了!

嫂子坐在冰冷的地上好久没回过神来。

躲在庞文本家叔叔院里偷听的街坊和司马懿书记都偷偷笑了。“我吧就他校”司马懿书记望着本家叔叔,本家叔叔噗嗤一声笑出了声,“这子,你别,还真亏了这庞文劲。”

(三)舅

本来只有母亲的兄弟才可以叫舅。舅是不能乱叫的,可在我们村如果有人叫你舅,或听到别人叫舅,你得当心了。“饱食则思欲”一点不假,人们解决温饱以后,开始琢磨着逗乐子。互相调侃,互相叫舅是最流行的形式之一。

邻村一个叫老四的,是一个及其幽默的人,种地要从我们村里经过,在我们村又有一帮子同学,成了我们全村的熟人,一和我们村一个人一块去地里干活,边走边话,着着就到了孩子身上。

刚好老四有一闺女,我村那人有一儿子,老四:“等孩子大了我们做亲家。”

那人一听,接着动了鬼机灵“行呀!那样俺家就叫你家舅了。”

老四一听,“嘿,这不骂我‘舅子’吗!”当下也不示弱,笑着,“俺这就叫你舅,舅,帮我干活去,干完了咱去你家喝一壶。”

渐渐的好多人见了老四就叫舅,老四也把好多人叫做舅,互相叫舅成了最流行的调侃。起初女人们只是看着笑,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连妗子也加了进去。连舅加妗子一块叫,别提叫的多欢了。后来老四的女儿和我们村一个伙子谈恋爱,老四成了村里的准岳父。这准岳父在未来的女婿面前得装的人模狗样,这样一来让他的侃友大获时机,见了面不叫舅了,改口了,“嘿,咱这四舅高升了,改丈人了,这丈人好啊,丈人!”

“这玩意好呀,装的真的和丈人似的,好丈人,你就装丈人吧!”

一来二去,老四吃大亏了。起初只是笑笑装作听不见,时间一长,肚子憋得鼓鼓的。又是一个秋收的傍晚,晚霞映红了半边。劳作了一的人们开始收拾工具准备回家。这边装了满满一车玉米棒子,男人赶着牛车,女人坐在高高的棒子堆上,那边吆喝着牛儿拉着犁耙,老四扛着铁锨和老婆走过来“丈人、丈人和俺妗子不差辈吧!”

一赶车的男人回过头来冲着老四叫,路上满满的人唧唧喳喳跟着起哄。老四实在憋不住了,“舅!叫唤啥叫唤,不就是拿我不敢话吗,谁怕谁呀!心点,舅!别把车赶歪了,把妗子摔下来。”

“我吧,开涮了吧!没憋上一个月吧!想让老四不开涮,那太阳得从西边出来!”

“给他数着呢,18!”有人搭腔。

过年了,事先好了,大年初一不开玩笑不叫舅,正儿八经过大年。大年初一早上,人们早早起来,吃了饺子放了鞭炮,走家串户大拜年。大街上一见面双手一抱拳,“过年好!”

“过年好!”

“见面发财!”

“见面发财!”

不知谁问了一句,“舅,妗子在家吗?还没给妗子拜年呢!”

大伙一听,“嗨,谁呀!这是,大年初一就开涮了!”

“开涮就开涮吧!舅!咱上你家打扑克去,让妗子沏上壶好茶,把你那好茶叶贡献出来,别留得长了毛。”

那边一伙男人和一伙女人遇上了,一个男人忽然一本正经的对一个女人:“你家的东西摆的不对呀!”

女人一脸的紧张,“不可能呀,该摆的我都摆了,那儿不对?”

“你门上忘了挂茶壶了”。男人边边笑着跑开了。

“大年初一你找揍呀!”女人举着拳头笑着跑着追。

老人们看了笑得合不拢嘴,脸上的老菊花开的特别艳,没了牙的嘴巴挡不住快乐的风一个劲的往肚子里灌,边笑边“没大没的,都五十多的人了,还这么闹,孙子都该上学了”。

一个外村人来我们村串乡卖苹果,非常感慨,“看人家这亲戚走的多近乎。”

随之又纳闷了,“怎么一个村里有这么多妗子、舅?”

众人听了哄堂大笑,忙解释,“我们闹着玩呢”卖苹果的更纳闷了,闹着玩?这妗子、舅也是乱叫的?可他就乱叫了,还叫的特别开心?


凤仪夜曲 https://www.tyxsw.org/book/29224.html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我的书架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凤仪夜曲》,方便以后阅读凤仪夜曲第十六章 她说外号(二)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凤仪夜曲第十六章 她说外号(二)并对凤仪夜曲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