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鸭子奶奶

作品:凤仪夜曲|作者:高柔泽儿|分类:悬疑|更新:2020-01-06 06:16:47|字数:3269字

我的客人带来了凤仪阁第一个不知主人公姓名的故事。

没人知道她的名字叫什么,她也从来不告诉别人,因为长的特别胖,通身上下白花花的肥肉,就连脖子也是被肥肉堆着,走起路来一摇一摆的。别人给她起了个外号“老鸭子”。

鸭子奶奶只有奶奶一个朋友,时候她经常来我家找奶奶玩,对她的记忆是从她的一句话引起的,那句话是“少年有情老来伴。”因为时候听着这句话特别新鲜,所以就记住了。

鸭子奶奶在村民眼中是个坏人。她不疼自己的丈夫,有好点的东西都自己吃了,吃的满身的肥肉,她的丈夫却瘦的精干,浑身上下没几两肉。有好多关于他偷吃东西的传言,有人她在烧水壶里煮饺子,在萝里煮面条,还有人她把自家的猪和鸡都烧着吃了……有人还听见猪和鸡被烧时的惨叫声。

为了这事她老公经常打她,可她老是不改,后来她老公就不再养鸡养猪了,家里也不再存放面粉。她又拿自家地里种的黄豆、麦和串乡的贩换面条豆腐。

有一次,被她老公撞上了,就把她反锁在家里,她又拿椅子当梯子,爬上墙头,换回了自己想吃的东西。他老公实在没办法了,也就不再管他,任凭她自己造业。每次她到街上,孩子们都围着她看西洋镜似的起哄,有时她不屑这群孩子,自顾自的摇摇摆摆的走路,有时惹她烦了,她就冲着孩子们喊、吵、骂,孩子们一哄而散,随即在离她不远的地方,拍着手跳着脚的喊,“老鸭子、老鸭子!”

她不再理会,依旧摇摇摆摆的走路,孩子们不远不近的跟着她,不时的喊一声,“老鸭子。”

有更加捣蛋的,从地上拾起一块土块,扔到她那胖胖的身体上,扔的轻了她装作不知道,重了,她笨拙的转过身子来,狠狠的瞪孩子们一眼,孩子群又哄的一散,直到远远的看着她摇摇摆摆的走进自家或别饶家门。

一次奶奶带我去看鸭子奶奶,进了她家的门,发现厨房里冒着浓烟,地上有一些黑乎乎的东西,鸭子奶奶慌慌的把水撒到冒烟的柴禾上,把火灭了。奶奶十分生气的象教训孩子似的冲鸭子奶奶发火了,“你又憋在家里造业!这又何苦呢?这么作贱自己”。

鸭子奶奶起初像孩子正做坏事被家长逮了个正着似的,慌慌的消灭着罪证。奶奶就站在院子里看着她,我挣开奶奶的手跑到梧桐树下去捡树叶玩。鸭子奶奶捡起地上黑乎乎的东西放进一个碗里端回了屋。奶奶坐在椅子上看着她也不话。鸭子奶奶突然大哭起来。我被她的哭声吸引了,因为在我的印象中,大人尤其是老人是从来不哭的,鸭子奶奶却像个孩子似的大哭,而且只有被大人狠狠打了屁股的孩子才会那样哭。

我蹑惙着沿着门边悄悄移进了屋里,偎在奶奶身边,用惊恐的眼睛望着鸭子奶奶那张满是脂肪的雪白的大脸,和那张开聊红红的嘴巴,眼光顺着她的泪珠一下一下的往下流。那是我才明白,原来老人也有大把大把的眼泪。

奶奶忙劝她,“好了,别哭了,又想起你的老男人来了,再想他又有什么用?这日子还得过不是,看看你,别给俺吓着孩子。”

鸭子奶奶好像一下意识到我的存在似的,一下子就不哭了,忙用袖子抹了把眼泪,把堆在椅子上的胖胖的身躯扭向这边,把头伸过来用极温和的声音对我,“孩啊!这个疯子奶奶没吓着你吧?都怪我不好,忘了你也在。”

尽管她的眼睛红红的,可我看得出来她的目光是极慈祥的,就像奶奶的一样。

见我遥了遥头,她如释重负的笑了一下。又擦了把眼泪,开始和奶奶话,“我怎么就作不死呢,都造业越多死期越近,可我怎么还不死呀!”鸭子奶奶从腋下掏出一块手绢,继续抹着眼泪,“都少年夫妻老来伴,你和他春叔虽然是半路的,也都几十年了,你怎么还是忘不了……”奶奶重重的叹着气。

“都怪我没福享受”鸭子奶奶又沉浸在往事里,“他大我几岁,可别提那个会疼人了,知道你爱红的不给你买绿的,知道你爱吃酸的绝不给你买甜的,每教给我读书写字,手把手的教,”鸭子奶奶看了看奶奶,“你知道的,在娘家我也读过几年书,也认得几个字”。

奶奶点点头,鸭子奶奶眼里充满了美好爱意,仿佛回到了几十年前,她年轻漂亮,有着曼妙的身姿,围着自己的老男人开心的笑,尽情的玩闹,她的老男人更像一座山一个大海向她敞开着宽广的胸怀,世界仿佛只有他们两人,那儿是她的绝世桃园。“可我的字总写不好,他的字总那么好,怎么练也比不上他,干脆一生气就扔了笔不写了,他总是拾起笔,像哄孩子似的哄哄我,哄着宠着再写……”

鸭子奶奶苦涩的笑了一下,“可她怎么就忍心抛下我自己去了呢!这么多年了,怎么还不来叫我?每年他的祭日,我都给他烧纸,告诉他我在这儿,让他来我去,可怎么就不灵呢!”他忽然像明白了什么似的看着奶奶,“你他是不是嫌我改嫁了,不愿意再要我了?”

奶奶怜惜的看着她,“又不是你自愿的,哪个女人愿意走这一步,他春叔买了你来也是救了你,你该对他好一点。”

“好!怎么好?我喜欢的他不给我,还骂我打我,给他生了一个女儿也算对得起他了。只可怜了我那老男人,我怎么就没给他留下一条根呢!少年有情老来伴,和我有情的没有到老,到了老的又没有情。”看看快中午了,奶奶又劝了鸭子奶奶几句就带我回家了。

后来从奶奶嘴里得知鸭子奶奶的老男人死了后,她就被人卖了,起初想卖她到妓院里,老鸨不敢要,谁也不愿意买个尸首。后几经周折,春爷爷买了她回来,抬回来时只剩下一口气了。她一心想死可几次没死成,用她的话,就是上吊绳子断,跳井被人看见,投了一次河还被人又捞了起来,每一次换回的都是一顿毒打。她死守着自己的清白,就像她的床上从来都是干干净净的,也许这才是她内心深处的灵魂。自从她的老男人死后她就再也没有照过一次镜子。春爷爷不知用什么方法占有了她,她生下了一个女儿。她的身体也许早已不再属于她了,她把能吃不能吃的都塞进了嘴里,整个人完全变了形,就像吹了气的气球一样鼓了起来,她成了人人鄙视的老鸭子。

麦收前的一个午后,鸭子奶奶来找奶奶玩,奶奶正在前院喂猪,老母猪刚下了一窝猪仔,需要特别照看。我正在院子里踢沙包,见鸭子奶奶摇摇摆摆的进来,就冲前院喊,“奶奶,鸭子奶奶来了!”奶奶忙从前院惦着脚跑出来,冲我一瞪眼,“看看你,怎么话!”

忙冲鸭子奶奶陪着笑脸,“别介意,孩子不会话,待会我训她!”

鸭子奶奶却笑意盈盈的“训她干什么,孩子叫的好听,我喜欢”。

和奶奶进了屋。突然看见了我们中午吃剩下的西瓜皮,抓起来就吃。因为那是生活不富裕,奶奶见孩子们啃西瓜啃不干净,就把那一层白白的软皮用刀削下来,放在碗里留着再给孩子们吃。看起来她特别馋。我被这一幕惊呆了,奶奶从来没有这个吃相。

奶奶一见忙拦住她,“别吃这个,多不好意思,这里有好的。”忙打开厨子拿出来一大块西瓜,用刀切下来两大块,递到鸭子奶奶手里。

鸭子奶奶抓起一块就吃,嘴里着,“多不好意思,我就是嘴馋,这是给孩子留得吧”

“吃吧,孩子中午吃过了,这不还有吗。”鸭子奶奶吃了一块,拿起第二快来却怎么也吃不下了,眼泪叭嗒叭嗒落下来。

“吃吧,怎么不吃了?”奶奶催促着。

鸭子奶奶把西瓜放到了桌上,胖胖的身躯堆满了整个椅子,叹了口气,“唉!多少年没闻到西瓜味了,还真馋了,那时候能从麦前吃到八月十五呢!”临走时鸭子奶奶向奶奶要了那块西瓜,带回去了,也许她是带回去祭奠她的老男人了吧。

鸭子奶奶走后,奶奶还是教训了我,告诉我以后要叫春奶奶,鸭子奶奶再来的时候,我就冲奶奶喊,“奶奶,春奶奶来了”。

可鸭子奶奶却不高兴,她问我,“怎么不叫鸭子奶奶了?”

我“奶奶不让剑”

可她“奶奶爱听,来,再叫一声”,着弯弯她那胖胖的身躯,把脸伸过来。

我冲她耳朵悄悄叫一声,“鸭子奶奶······”

她笑了,“大点声,听不清楚。”

我声音再大一点,“鸭子奶奶!”她高心笑了,那时我觉得她的胖脸其实一点也不难看。

后来奶奶病重时鸭子奶奶特意扭着摇摇摆摆的身躯来看过,她们又了好长时间的话。奶奶去世的时候鸭子奶奶大哭了一场,就像我时候见她哭时一个样子,可这次奶奶已没法起来劝她了,只有静静躺着听她哭,“你们都走了,抛下我还在这儿干什么呀,我怎么还不死呀,老爷,怎么不让我去替她”。

奶奶死后鸭子奶奶再也没出过门,后来听人她死的很安详,也许她真的像生前的那样,“活着不能死了也去找她的老男人”。也许在临死前的那一刻,她终于见到了她的老男人吧。


凤仪夜曲 https://www.tyxsw.org/book/29224.html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我的书架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凤仪夜曲》,方便以后阅读凤仪夜曲第一章 鸭子奶奶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凤仪夜曲第一章 鸭子奶奶并对凤仪夜曲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