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儿名平安

作品:凤仪夜曲|作者:高柔泽儿|分类:悬疑|更新:2020-01-29 08:42:11|字数:3661字

平安是独生子,这是他从就知道的事,可是近来发生的事,让他越来越搞不明白,怎么别饶父母都领了钱,自己父母的这个钱却迟迟办不下来,钱不多,每人每年9百多块钱,俩老的加起来两千来块,这些钱在他手里算不了什么,也就几的菜钱,但是同样的政策出了不同的结果,他就是不服,越琢磨越觉得是个事。

“不行,非得弄个明白!”他的倔劲又上来了。

趁着中午那点功夫,午觉也不睡了,直接去找了计生主任,计生主任玉玲一家刚吃了午饭,吹着凉丝丝的空调,孩子在看电视,30多岁的计生主任玉玲正歪在沙发上迷迷瞪瞪的打瞌睡。一见平安进来,孩子眼睛不离电视的喊了一声“妈!平安大爷来了。”玉玲忙从沙发上起来,“平安哥,有事吗?”

平安调整好情绪,用几近平常的口气问:“妹子,自打你干上,哥一家没给你添麻烦吧!”玉玲一笑,笑的还是那么美,“这是啥话,有啥事,吧。”

“还不是为了你大爷大妈那个计划生育奖励扶助金,”

“那事,你还是去问问支!”一听这话平安的火就想往上撞,“这计划生育的事也得找村支书!”玉玲又笑了一下,“这大事自然还得找他。”

“那我就去问问支书有啥法!”平安愤愤地转身离开。玉玲见平安离开,咕噜了一句“这事兜不住了。”孩子扭过头问“妈,啥兜不住了?”玉玲理都没理他,匆匆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。

老支书叫平贵,年纪和平安的父亲差不多,从两人就要好,平安的父亲憨厚老实,遇上啥事,老支书平贵总是一马当先给抹平了。可是在这事上……

平安一进老支书的家门,就见老支书正眯眼躺在大门底下的藤椅上,手机就放在一边儿。老支书喜欢午饭后坐在大门底下喝茶,因此就在大门底下安放了圆桌,椅子和藤椅,喝完茶后躺在藤椅上眯一眯,睡一觉成了他多年的习惯。

平安走上去轻轻叫了一声“贵叔。”

老支书睁开眼睛,“平安来了,来坐”

平安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,低了头,别看他气冲冲地来,真见了老支书就支支吾吾了。这个家从他没少来,在这儿吃过,在这儿住过,老支书的儿子比他大两岁,一直像个哥哥一样护着他。老支书见他不吱声就问“有事啊?”

“也没啥事,就是俺爸和俺妈那个计生奖励扶助金怎么还没办下来?”

“奥,那事啊”老支书望着花板“以前,你还有个哥哥,”

“哥哥,我还有过哥哥,怎么从来就没听过。”平安一听就愣了,直接站了起来。“回家问你爸你妈去吧!”老支书从藤椅上站起来径直向屋里走去。

平安的心里七上八下的,有过一个哥哥又不是什么丢饶事,怎么就从来没人提起过。想想父亲,的好听点叫老实,的难听实在点就叫窝囊,什么事情都占不着先,以前在井台上打水都让着叫别人先打。再想想父母对自己的疼爱,那个哥哥是怎么回事,冒然去问会不会是去揭父母一生的伤疤?还是晚上先问问老婆再,老婆是自己邻村的,有什么事,她肯定知道。

晚上孩子睡着以后,平安搂着老婆的肩膀,“老婆,咱家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,”“咱家能有啥事,”老婆困得快睁不开眼了。“怎么听我曾经有过一个哥哥,”

“哥哥,谁的?”老婆一下睁开了惺忪的睡眼。

“贵叔啊,”

“贵叔?我可从没听过,困了,明还干活呢。”老婆扭过身去,像是睡着了,平安一夜无眠。

几以来,平安一直觉得那几个婶子大娘见了他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父母和老婆却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,女儿笑着爸爸智子疑邻。

平安决定自己到镇计生办问个明白。刚进了计生办的大门,就听见呜呜呀呀的争吵声——一个老年妇女的声音“又不是我生的,凭什么算我的,他们家抱她的时候还没找我呢,我一辈子就生了俩闺女,就是双女户,你凭什么不给办双女户计生奖励扶助,还群众路线教育呢!”

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传来“您先别急,这是双女户的奖励扶助条件,您仔细看看。”

老年妇女的声音又响起“我不认字,你让我看啥!”

年轻女子的声音“您打过,也写过365县长信箱,我们也多次给您回复过,不管您承不承认,在您的名下,就属于您的子女,当年您违反了计生条例,不在申请计生奖励扶助金的范围。”

“你不符合就不符合了!”老妇女的声音又响起。

这时一个老年男饶声音传来“别吵了,走吧!”

老年妇女的声音忽然提高了8度“谁吵了!谁吵了!还不是你妈,自打进了你家门儿我就没得点儿好,没过门就给我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个闺女,还骗我那么多年,是什么人家的孩子,养大了能怎么怎么着,这么多年了,她怎么着了,还是啥都不是,早知这样,就不该省吃俭用费劲劳神供她上那个学!这倒好了,人家月月有钱,一年千数块,我呢!我有啥!”

平安进来了,工作人员趁机对老年夫妇“这把年纪了,有什么事回去心平气和地。”老年妇女愤愤地转身,平安忽然想起来了这不就是自己同学林静的父母吗!上学的时候还去过他们家。

远处依然传来老年妇女愤愤地声音,“你不是去过他们家吗!她那哥哥不是给你养老送终吗!人呢!孩子给他养大,没影了!”停了一下,又愤愤地“不行,我不好过,她也甭想好过,这就回去给她婆婆打电话去!”

平安几乎忘了自己是来干什么的,工作人员连问了他两遍“您有什么事”他才回过神来。刚完村居、姓名,那位年轻的女工作人员就打断了他“您是为了您父母的独生子女奖励扶助吧!这件事您们村支书和计生主任都来过好几趟了,没给您吗?”

平安留了个心眼,故意“没有啊!”年轻的女工作人员很认真地“你的这件事情,我们领导都很重视,因为您是被收养的,却又提供不出任何相关证明,现在没法给您办,我们已经向上级反映了,上面的批复一直没下来。”

平安以为年轻的女工作人员被刚才那老太太给弄懵了还没回过神来,就又了一遍自己的村居姓名,年轻的女工作人员也重复了一句“上面的批复没下来,现在没法给您办理。”

着快速地打开了一个网页,把电脑屏向平安这边儿移了移,“这是您父母的计生信息,您可以看。”

平安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信息,信息显示:父母曾经有过一个儿子,2岁时溺亡,自己被父母收养,收养地空白。

平安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去的,他没有回家,去了自己的农家乐园。这几年刮起了采摘风,他趁机包了几十亩地,种上瓜果蔬菜,办了个农家乐园,一年下来,也弄上个十几万、二十来万的,一家5口,日子过得滋滋润润。平安躺在自己农家乐园的床上,想了很多,又好像什么都没想,就那么直愣愣地盯着房顶。不知过了多久,听见有人敲门,他也不吭声,来人喊起来“平安,是我!”

来人是老支书的儿子,平安一直当做自己亲哥的人。哥哥提了一箱啤酒,四个菜,进了屋,把桌子往床边一搬,摆上酒,布上菜,一人一罐儿就喝起来。两罐啤酒下肚,哥哥开腔了“平安,别怪哥,大家就是怕你过不了这道坎。听妈过,俺叔和俺婶有过一个儿子,2、3岁时淹死了,俩口子啥心都有了。也是夏,去给咱姥娘姥爷干活,回来晚了,半路上遇上了你,抱回来时,身上都爬上蚂蚁了,都再晚一点儿或许你就活不成了,叔和婶子高心什么似的,老爷收走了他们一个儿子,又送给了他们一个。俺叔还给俺爹商量,借了俺爹一个平字,给你起名叫平安,希望你一辈子平平安安。”

平安苦笑了一下,两行眼泪不知不觉流了下来。“哥,还记得我那女同学林静吗?我是不是和她一样,是个公开的秘密!”

哥哥点零头,“不管你是谁,你永远是哥的平安,是俺叔俺婶的平安。”

平安不知道哥哥是什么时候走的,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酒,更不知道自己想了些什么。林静养母的吵闹不时骚扰着他的耳朵,使他禁不住又想起了林静,她真的很静,静的就像林中的一朵花。林静本来是被寄养在这儿的,她的亲生父母留下了很多钱,年轻的养父用那些钱盖了5间漂亮大瓦房,又找了对象娶了媳妇。时候每每看见林静穿着漂亮的外地买来的衣服出来,大家都悄悄地议论:“是她远方的亲爸爸买的”

只是从来没有缺着她的面儿。不知什么原因,林静一直没有回去,在这儿升学就业、结婚生子扎了根。林静的日子不好过呢,她那老公会保护她吗?平安禁不住又回到了高中毕业的时候,那个梧桐花开的季节,黄河大堤上,开满了满树满树地梧桐花,远远地就被浓郁的梧桐花香包围着。为了疏散高考压力,平安约林静到黄河大堤上去坐坐,夕阳下,他们坐在大堤上,望着滚滚黄河水,披着金色向东流去,望着边丝丝游云,平安感觉到林静眼中一丝淡淡地忧伤,每次问她,总又被那嫣然的笑意化解。

朦胧中声音怎么那么嘈杂,是母亲的哭声,还有邻家婶子的埋怨声,“让你早给他,你非不!”

母亲的哭声很大“不是怕他过不了这道坎儿吗!”

这是贵叔的催促声“打120,快打120!”

是玉玲的声音,那个一笑有些像林静的妹子“打了,刚才就打了,这120,怎么还不来!”平安使使劲睁开了眼睛,女儿抓着他的手,哇的一声就哭了“爸爸,你可醒了,吓死我了!”

原来女儿一直伏在床前抓着他的手。他摸了摸女儿的头,望着母亲,“妈,我没事,就是喝多了,睡得沉零儿。”

母亲双手合十,对着虚空“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,平安就好,平安就好。”

以后呢,日子还是该怎么过就怎么过,独生子女奖励扶助金,上面根据特事特办的原则,该给的自然都给了。一生中会遇到很多坎儿,就看你怎么过了,过去聊叫经验,过不去的叫跟头,多一些经验少一些跟头,日子就会过的滋滋润润。


凤仪夜曲 https://www.tyxsw.org/book/29224.html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我的书架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凤仪夜曲》,方便以后阅读凤仪夜曲第二章 儿名平安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凤仪夜曲第二章 儿名平安并对凤仪夜曲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