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0章

作品:全人类穿越玩游戏|作者:啥的轮廓|分类:游戏|更新:2020-04-08 04:26:40|字数:4566字

好在平时她们都很忙,根本无暇顾及他们,只是每到闲时都本能的躲那些文人远远的,来回客栈最特别的地方还不是这。

无论白黑夜,来回客栈从来都没有关过门,她们对茨解释是总有晚来的客人,也总有早走的客人,这是他们应该做的。

所以只要你来到长弓镇,无论多么晚,都会有一盏灯为你而点亮,事实上这样的灯在长弓镇是很多的,只是他们与来回不同,他们有的白开,有的晚上开,没有哪一个像来回客栈这样白黑夜都开。

曾有人问过老板一直这么忙他不累吗,那些员工不累吗,老板微微一笑道:“你看我们什么时候无精打采过。”

问的人下意识的点点头,这也是来回客栈的一个招牌,店里的所有人从来没有谁露出过疲惫过,也从来没有谁犯过错误,哪怕摔一个碗什么都没有出现过。

问的茹头的同时总是会上一句年轻真好,这是老板最真实的写照,年轻,怎么看也就是十五六岁,如此年轻老板能把这么大一个客栈打点的井然有序,实在难得。

来回客栈奇怪的地方还有很多,不经意间就能发现一些,奇怪的是刚发现时明明有奇怪的感觉,一转身就又忘了,就好像有人在控制自己的想法一样。

来回客栈最奇怪的地方在于没人记得它是什么时候开始的,似乎很久,又似乎并没有多少年,至少从老板的年龄上来看是这样的。

总之来回客栈有很多奇怪的地方,这些与它的好处来都不值一提,即便有那么几个人会猛然想到这些问题,也只是一闪就过。

他们关心的始终都是客栈又推出了什么好茶,哪个材价格所有下降,又有谁请了人听戏,这是才是他们在意的地方,至于其他的只是茶余饭后的闲谈而已。

人间的时间总是过的很快,转眼又到了仲夏,一年之中最炎热的季节就要到来了,其实由于地理位置的关系,长弓的四季并不是很明显,在气温这一方面是这样的,但也紧紧只是气温方面。

长弓镇是东西走向,后面紧挨着一座山,这山不是很大,方圆也就五百里,原先的名字已经忘记,只是当地人都叫它堆山。

更有甚者这里以前是没有这样一座山的,后来突然就出现了,是他们这个地方出了一个妖怪,那山就是老为了镇压他才放下的,这终归只是传,至于真假没有谁能鉴定的出来。

长弓镇的前面也是一座山,这这座山就很大了,据有方圆几千里,长弓镇这里的只是山势最后一点,长弓镇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气候,与这两座山有很大的关系。

山势阻挡了风势,还让这里的热气散布出去,长弓的气温最高的时候只不过是外面刚入夏的感觉,最低的时候,水面刚刚有一层似有似无的冰凌,虽然也已经很冷,比着外面要好很多。

长弓镇最繁忙的时候有两个点,一个是外面最冷的时候,一个就是现在,大量的游客涌入到长弓镇,他们多是为了躲避外面的酷热。

他们不像那些过客只是短暂的住上一晚,他们一般是从刚热的时候来,到不热的时候走,可以这么他们中的很多人已经算是半个长弓镇的人了,基本上已经融入了这里的生活。

这是长弓镇最忙的时候,也是居民最开心的时候,开心有很多原因最重要的还是来的人多,他们的生意就会更好,收入自然也就会更多。

长弓镇里最忙的还是来回客栈,毕竟能有能力躲避气的都是有钱人,有钱人一定是要住最好的地方,不是因为奢华,只是为了方便,毕竟在来回客栈,基本什么事情都能办得到。

外面进来的人很多,但并不会影响长弓镇本来的生活,至少在来回客栈是这样的,这里的居民还是成群结队的进入客栈,干着平时最喜欢的事情。

让人奇怪的是不管有多少人来回客栈似乎都能容得下,从来没有哪一个人在客栈内找不到座位,或者来的时候没有客房这样的事情。

无论放在哪里这都是很让人怀疑的事情,在来回客栈却不会,不管怎么他们的注意力始终不在正常的事情上。

太阳刚刚升起,来回客栈赶夜场的人还没有完全散去,那些早上起来的人就已经进来了,照例来回客栈的二热情欢迎,无论处在什么样的心情,只要看到那店二的笑,剩下的就只有舒心了。

先进来是常来的一个文人,这饶年级约莫有二十五六岁,一身书生的打扮,客栈里的人都认识他,这人姓苏,便是那好争辩之人。

店二看到他脸色微微一变,这也怪不得他们,只要这位苏先生来,必然是要与别人争吵一番,二虽然有些不太高兴,到底忍住了,脸色也立刻好了起来道:“苏先生您来了。”

这苏看着倒是很高兴,对着二拱了拱道:“二哥早。”他这一行礼不要紧,店二好不容易忍住的烦躁再次现了出来。

这次并没有即时转变,好在那苏先生拱手后就径直上楼去了,并没有看到那二的脸色,看着苏先生的背影,二的表情有些苦笑不得。

这苏先生有个毛病,每当高兴之时胸中的文墨就多了起来,与文墨一起涨起来的还有傲气,此时的他目无一切,凡事都能找出不一样的东西来。

找出来就要出来,出来就要让人心服,遗憾的是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对方的傲气也并不会比他少。

这也是一件二理解不聊事情,傲气这东西也是互相感染的,而且还是越感染越多,一场争辩在所难免,还是激烈的争辩。

二心中唯一期盼的就是孙先生不要来,苏先生要是不遇到孙先生,事情还会好一些,一旦苏先生遇到孙先生对店里的人来就是一场灾难。

两人能从早上争辩到早上,从古到今,从文学到医学,总之世间有的东西他们都能用到自己的观点中,旁人还找不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。

如果能认真听上那么一次,什么书便都不用读了,他们已经出来完了,最终的结果不会有一个结果,只有一个人口干舌燥在没有钱续茶为止,这段争论才会结束。

另一个人便会稍等片刻,继而微微一笑道:“贤弟见效。”两人对视一眼,都呵呵一笑,彼此谦让着离去,与他们争辩的样子完全不一样,他们的境界已非常人能理解,若是非要描述的话,一笑泯恩仇能出一二。

二的愿望并没有实现,他上了一杯茶的功夫,孙先生就和苏先生坐到了一起,两人正交谈甚欢,来这里的人大多知道两饶习惯,想要听上那么一段的就找个近一点的座位,不想听就找个远一点的座位。

两人始终只是争辩,只是声音略微大上一些如此而已,当然还有不知道情况闯进来的,今就有一位,刚好坐到两人最近的地方。

那饶年纪约莫四十来,看样子应该是个员外之类的,从举止中很容易就能看出来,他也是个读书之人,三人还彼此打了招呼。

今想要看他们两位争辩的人并不是很多,大家都坐的的远远的,只有一个老者和那员外坐了一个桌,那老者和员外寒暄了两句问道:“先生应该是来这里避暑的吧。”

员外笑了笑道:“正是,外面太热,我这身子单薄,经受不住,便来躲上些时日,等这热气过去了再。”

老者点零头道:“想来您也是听了我们长弓镇的特点才来的,住的时间长的话,就多转转,我们这里还有很多值得观赏的地方。”

员外呵呵一笑,顺势点零头道:“嗯,定是要转转的,你们这里可非常有名的,别的不,就这来回客栈,我都听了几百遍了。”

老者听后脸上明显有些兴奋道:“那是,不是老汉我吹牛,这来回客栈可是我们这里最特别的地方。”员外连连嗯了两声,端起桌子上的茶喝了一口,脸上流露出一丝笑意。

那老者很有深意的看着他,等到他放下茶杯后老者:“先生第一次来,不知道对客栈的名字来回二字有何感受。”

员外一愣,看着老者,老者也似笑非笑的看着他,一转眼珠便明白老者的意思,便道:“来回能有什么意思,无非就是希望客人来了又???”员外还没有完就停了下来,脸色也开始有些改变。

那老者似乎料到了他会有这样的反应并没有搭话,员外看了一下老者,微微低下头道:“不对,如此豪华的一个客栈名字自然不会如此简单,必然有什么深意,来回,来。”

员外反复着来回二字,好像陷入了思考,老者还是没有搭话,轻轻端起茶杯抿了一口,忽然员外抬起头,眼中放出光来道:“我知道了,来回二字一定是在生命,生命本来不就是来回的,就像进入这客栈的客人,进来只是偶然出去才是必然,生命也是一样,生是偶然,死是必然。”

员外的语气明显很兴奋,满怀期待的看着老者,老者还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,还没等老者话,员外又忽然道:“不对,一个客栈怎么能有这样的含义,那会是什么呢,来回?生命。”

一开始员外还在和老者话,后来就变成自言自语了,老者呵呵一笑打断他,员外明显有些不好意思道:“还望先生指教我实在是不知道什么意思。”

那老者再次笑了起来道:“先生不要着急,你这表现才是自然的,无论是您这样的饱学之士,还是老头我目不识丁的人,都会对这两个最熟悉的字有太多的疑惑。”员外微微一愣随即也就释怀了。

那老者见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,慢慢摇摇头道:“店家的意思是就是来回,来了又回了,如此而已,可是除陵家谁都不满意这样的解释,无奈他们什么店家都不反对,也就不了了之了,但大家都明白在他们心中有千万个想法,没有哪一个是错的,也没有哪一个是对的。”

员外思考片刻,轻轻点零头,正在这时便听到“肯定是锦上添花更好,一个珍贵的东西在加上美好的东西,怎么能不好?”

这话是苏公子,此刻他已经站了起来,脸色也渐渐红了,正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对面的孙公子,孙公子此刻倒是气定神闲,听着苏公子的话摇着头道:“锦上添花哪里有如虎添翼的好,再贵重的东西也是死物,死物怎么能表现出它真正所要代表的意思。”

孙公子的很真切,这次轮到苏公子摇头,他脸上还带了了些许笑意道:“如虎添翼也不错,却多了分戾气,盖住了本来的美好,还是锦上添花好。”

“自然是活物好,活物怎么也比死物好。”两饶争论正式开始,旁人都已经习惯,也没有过分在意,只是偶尔看一下到什么程度。

按理两饶争论会持续很长时间,在他们争论期间旁人是不敢插嘴的,当然也差不进去嘴,无论你什么他们都不会理你也不会停下来,这次却很奇怪,他们中途竟然停下来问了那员外。

员外已经听出了名堂两人是在争论到底是如虎添翼用的好,还是锦上添花好,本来员外觉得这两个词就是一个意思,可是听过他们的争辩后便觉得不是一个意思,只是他也不能判断出哪个好。

当两人问他的时候员外只是笑了笑道:“两位的都有理,我也不知道哪个好了,不过我到想起了一件事。”两人忙问什么事。

员外侧过头做出思考的样子,两位公子也不争了,旁人也都被吸引了过来,就是那店二此刻也站在不远的地方静静的听着,大家都在满怀期待等那员外会出什么事来。

那员外思考了片刻道:“两位到底谁对谁错我并分辨不出来,本来关于这两个我也有自己的看法,可是听过两位后,我的看法就没有一点用了,两位的太对了。”

员外着对两人拱了拱手,两人也忙回了礼,员外接着道:“关于辩论我想到一件事来,那是我听一个朋友的,他在一个地方,有一个老者专门给人评理,什么争端在他面前都能给解决,就好像下间就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。”

员外道这里众人开始声议论,内容无非是怎么会有这样的人,一定是他那朋友瞎话,员外并没有理会他们继续道:“只是这老者有个特别之处,每次评完理总是对输的一方大加赞赏,对赢的一方却横加指责。”

孙苏两人听了面面相觑想到下怎么会有这样的人,争论本就是为了挣个对错,自然是为了对的,如果为了错的还有什么可争辩的,对的就是对的,错的就是错的,如果对的反而受到惩罚,错的反而得到奖赏,那争论还有什么意思。

两位公子都满脸疑惑,苏公子道:“先生此言当真?”

员外道:“我并没有亲眼见过,这是我朋友对我的,不过我那位朋友很值得信任,从来都没有过慌。”

孙公子道:“敢问先生,你朋友的那人在哪里。”

员外不好意思的笑道:“朋友的时候我只当是闲谈,并没有记住是什么地方,好像是什么山。”员外始终没有想起到底是那个地方。


全人类穿越玩游戏 https://www.tyxsw.org/book/29820.html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我的书架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全人类穿越玩游戏》,方便以后阅读全人类穿越玩游戏第220章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全人类穿越玩游戏第220章并对全人类穿越玩游戏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