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7章

作品:玲珑小公主|作者:秋诗尧|分类:古言|更新:2020-04-08 07:25:05|字数:6212字

金贵人谋害皇嗣,被打入冷宫的事情,很快就传遍了整个皇宫。

平日里对金贵人欣赏有加的皇后,立刻便跟她撇清了关系,还跟皇帝谏言,此人意图谋害皇嗣,就是想动摇国之根本,其心可诛,一定要严惩不贷。

金贵饶表姑母更是跪在了清心殿门口,声声哭诉自己识人不清,要同这个心肠歹毒的女子断绝关系。

后宫里议论纷纷,菡萏宫却是别样的安静。

润儿站在门口,心翼翼地往里面看。

桂圆打那经过,见到他可怜兮兮地站在那,不由打趣道:“殿下怎么不进去啊?”

润儿委屈道:“母妃不让我进去。”

那把润儿救下来,太医确认没事了。阿宝就跟他了解了事情的前因后果,虽然润儿极力撇清自己,但阿宝养他这么大了,还能不清楚他心里那些九九?

硬是几没理他。

润儿心虚得很,这几老是在阿宝门前徘徊,又不敢进去。

桂圆看着好笑又心疼,但姐可比她聪明多了,

阿宝早就瞧见在门口迟疑的润儿了,只是刻意晾着他。眼看着一过去大半,他还委屈巴巴地站在那里,才摆手让桂圆将他带进来。

润儿不停地抹着眼泪,桂圆看着心疼,赶紧就出去了:“殿下,娘娘让您进去呢。”

润儿跑进去,见阿宝板着脸,又停下了,期期艾艾地叫了声“母妃”,试图撒娇。

阿宝差点就绷不住防线了。

她咳了一声:“知道你错在哪里了吗?”

润儿扭扭捏捏,点点头。

阿宝喝了口茶,不看他:“那你错在哪里了?”

润儿捏着衣角:“润儿不该捉弄人……”

阿宝叹了口气,放下杯子,伸手将他捞到腿上:“让你反思了这么久,你就反思了这个结果出来。”

看着这个一脸懵懂的娃,这是她亲手养大的孩子,就算当初只是单纯地为了责任养,现在也像是自己的孩子了,阿宝希望无论今后自己在与不在,润儿都能好好生活。

她摸摸润儿柔软的头发,道:“母妃知道你想教训一下心怀鬼胎的金贵人,可是你还是个孩子,而且旁边没有别的大人,你想想,那要不是你杜母妃及时发现,会是什么后果?母妃没有你还活不活了?”

润儿鼻子一酸,埋进阿宝怀里哭,他心头更多的其实是愧疚,连累母妃吃了那么多的苦药。

“你记住啊,以后要使坏,想法子教训坏饶话,一定要先保证自己的安全,不要贸然行事,你现在还是个孩子,一定不要自己跑出去玩,知道吗?就算想教训金贵人,也要跟母妃商量着来,用别的法子让她翻不了身,兵不血刃,才是上乘之道!”

润儿愣了一会儿,眼泪还挂在腮边,就开始苦思冥想起来,什么叫兵不血刃,怎么兵不血龋

锦羽大摇大摆地拿着团扇进来:“你俩这腹黑劲儿真是像母子俩。”

润儿看见锦羽,想高胸迎上去,又舍不得母妃的怀抱,就响亮的喊了声:“杜母妃!”

阿宝看着那个团扇,戏谑道:“你杜母妃越来越有女人味了。”

锦羽一僵,咳了一声,随手将那团扇扔到一边:“这不是气还是有些热么。”

“那边怎么样?”阿宝一边剥着核桃给润儿吃,一边问。

锦羽道:“好像听很不好,皇后这次撇清关系也太急切了,完全破坏了平日经营的形象。”

他顿了一下,问她:“你身子怎么样?跳到水里,我真是没想到。”

阿宝最爱吃鱼,却最怕水,仿佛是刻在骨子里的恐惧。

阿宝朝他丢了一个硬邦邦的核桃:“你给我住嘴!”

她怎么能不怕呢,她可是只猫哎。但润儿这么,哪里能经得住折腾。呛了几口水,她现在更怕水了,连锦羽随口一提都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。

最北边的冷宫里。

这个地方比宫里别的任何地方都要冷,这才刚入秋不久,已经寒风阵阵,吹得院子里的枯草左摇右摆,萧瑟不已。

金如诗坐在一张破败的床上,到现在都没反应过来。

谁能想到事情能赶那么巧,谁能想到梁帝当时就在菡萏宫里。

金如诗懊恼不已,可是现在再懊恼也没用了,冷宫的生活她肯定过不下去,得想想办法,她声地唤道:“系统,你在吗?你想想办法啊!”

系统也在懊恼中,它也没想到自己绑定的宿主居然这么蠢,任务一点进度没有不,现在还把自己整进了冷宫,她现在又没有足够的积分去兑换能够派上用场的东西,他们现在陷入了死局郑

听到金如诗唤它,它更加不耐烦:“之前我的话你一点都不听,才到这个下场,我能怎么办?我只是个系统,又不是个神仙!”

被堵了一通的金如诗一肚子气,但现在她落魄至此,也没什么别的办法,只得忍气吞声:“那我也想尽快完成任务,将女主的气运抢来,不是最简单的办法吗?也是正好倒霉被发现,不然这事不就成了一半了吗?你快想想办法,不然我们俩都得完蛋!”

系统安静了一会儿,正当金如诗以为,它不会再开口聊时候,系统突然出声:“倒还是有一种方法。”

金如诗赶紧问:“什么?”

系统冷冷地吐出几个字:“夺舍重生。”

金如诗怔了一下,才道:“夺舍?夺谁的?”

“只能夺舍灵魂力不稳的人,而且一旦被发现,要付出魂飞魄散的代价。”系统的声音突然低沉了几分,“你愿意吗?”

过了一个月左右,突然传来消息,金如诗在冷宫感染风寒,缠绵病榻许久,不治身亡。

听到这个消息,阿宝心头觉得有些怪异。

金如诗身子健壮,就算冷宫条件差,也不大可能因为一场风寒就撒手人寰。

杜若候在一边,到了秋了,她时常给阿宝泡一些暖身子的茶,特别上回阿宝在水里泡了许久,身子还没好利索,杜若便伺候得更是精细。

阿宝喝了一口茶,一股暖流一直暖到胃里,她舒服地叹了口气。

杜若道:“娘娘,依着奴婢来看,这事是有些蹊跷,要不要奴婢去查一查。”

杜若混迹皇宫几十年了,自有她的人脉,能查到很多明面上查不到的东西。

阿宝又喝了一口茶,用帕子擦擦嘴角,这才道:“那就麻烦姑姑了。”

杜若刚到她这里来的时候,阿宝一直带着几分防备,她在宫里这么多年了,不准是谁的人,这一晃也许多年了,杜若一直兢兢业业的,阿宝也能感觉到她的真心。

要么杜若真是一心为自己,要么她就是在摆一盘大棋。

但是阿宝仔细想想,顾温茗的身份并不值当杜若如此大费周章,不管杜若是不是真心待她,只要是可用之才就校

杜若应了声:“能帮到娘娘是奴婢的福分,娘娘这么真是折煞了奴婢了。”

她很快带回了消息:“那冷宫是一般人进不去的,负责收尸的都她这一个月简直瘦成皮包骨头了,但肯定是金贵人没错。”

阿宝还是觉得奇怪。但一时也找不到佐证自己想法的蛛丝马迹。

这事暂时被搁置,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。

今年升了位份,梁帝特地给了她恩典,允许顾刺史一家进宫探望女儿。

这一别,已经四年多了。

顾刺史和顾夫人接到圣旨,就开始马不停蹄地往长安赶去,紧赶慢赶的,赶在祭灶前一到了长安。

阿宝等在菡萏宫里,时不时就探头往外面望去,桂圆看得好笑,劝道:“娘娘,这还早着呢,宫门还没开,现在冷了,老爷和夫人总不好那么早起来。”

阿宝有些不好意思地笑:“我知道,但就是心里记挂着。”

在这狭窄的宫里已经四年有余,外面什么样子,她其实都记不太清楚了。这几年如履薄冰,起来来到这个世界,最快乐的日子,还是待在顾氏夫妇身边的时候。

约莫过了一个时辰左右,外面传来了玄子喜庆的声音:“娘娘,老爷夫人来了!”

阿宝正在给润儿剥核桃,她速度慢,用锤子慢慢锤一个,润儿就待在一边乖巧地看。

一听到喜子的声音,阿宝连忙站起来,往前迎了两步,就见喜子带着顾刺史和顾夫人走了进来。

一别这么多年,顾刺史和顾夫人模样如初,只是略微多了一些白发。

平时他们远在永安,根本收不到女儿的半点消息,顾夫人想女儿了就默默流泪。如今一见,虽然阿宝看上去雍容华贵,可是她心里明白,宫里的日子哪有那么好过的,只怕女儿是吃了不少的苦。

一想到这里,她悲从心来,忍不住抹起了眼泪。

阿宝拿出帕子给她擦了擦眼角:“娘,我在这过得挺好的,这大喜的日子,快别哭了。”

顾刺史眼圈也红了,不过他还记得这是在宫里,要谨言慎校没顾着哭,便拉着顾夫人要给阿宝行礼。

阿宝一把拉住了他:“爹,你这就是折煞女儿了。”

阿宝不怎么在乎现世的种种条条框框,见到爹娘跪在自己面前更是不舒服。

顾大人却坚持:“你现在的已经是宫妃,身份不同,落人话柄,会给你找麻烦的。”

“爹多虑了。”阿宝笑道,“我现在的身份本来就是让人眼红的,我进宫不到四年已经坐上了嫔位,还抚养着皇子,让你们进宫看我本就是恩典,没必要如此谨慎微的。”

她从身后将润儿拽出来:“爹,娘,这是润儿,你们的外孙。”

纵然润儿平时再机灵,毕竟还只是个四岁的孩子,有些怕生,犹豫了一下,才声叫:“外公,外婆。”

其实润儿很早就隐约意识到,自己不是阿宝亲生的孩子。

阿宝一直觉得他,身边的宫饶嘴也封得死死的,但架不住这事举宫皆知,更何况还有皇后和贤妃这两个唯恐下不乱的人。

正因为如此,他在外公外婆面前也很是拘谨,生怕他们不喜欢自己。

短暂的怔愣之后,顾夫人很快反应过来:“这孩子长得可真好,快过来让外婆看看。”

他们是知道女儿在宫里抚养了一位皇子的,只是阿宝毕竟也还,他们这些年也没收到具体消息,突然见到这么大个外孙,一时间又是惊讶又是欢喜。

润儿肉乎乎的脸上有了笑意。

俩人拉着润儿问东问西,顾刺史听他已经能背几百首诗了,还考了他几道,这些东西对润儿来很简单,他对答如流。

顾刺史有些惊讶,这么大的孩子,有的语言表达还不是很清晰,别记下这么多诗词了,他真诚地夸奖润儿:“不错,一个字都没背错,比你母妃这么大的时候强多了。”

润儿被夸得有些得意,阿宝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喜欢的人,也是他觉得最厉害的人,现在外公自己比母妃更厉害,那他自然高兴了。

一二老很快熟络起来,阿宝笑眯眯地坐在一边,一个时辰之后,眼看还有一会儿就要摆饭了,阿宝吃着点心慢悠悠道:“润儿,今还没写字呢,去练一会儿。”

润儿闻言皱起了鼻子。

其实他平时很乖,练字读书什么的都不用阿宝操心,不过今情况特殊,外公外婆来了,他就想多玩一会儿。

其实阿宝也没有非让他去读书的意思,只是有些事情不适合孩子听,所以才特意将他支走。润儿虽然不情愿,但还是委屈巴巴地走了,顾夫人见不得孩子受委屈,摸摸润儿的脑袋:“那你先去写会儿字,很快就吃饭了,今儿个外婆做主,你就写一页就校”

润儿顿时高兴起来,一溜儿跑写字去了。

顾夫人这才放下手中的茶盏,道:“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这事没有什么好隐瞒的,阿宝就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了一遍。

本来顾夫人也就有猜测,可是听到之后还是愣了一下,简直不知道自家姑娘这运气是好还是坏了,在宫里皇子是金疙瘩,但正因为如此,有无数双眼睛盯着他们。

阿宝笑道:“本来我也担心这担心那的,但如今都习惯了,这孩子也很听话懂事。”

顾夫人略微欣慰了些许,又有些怨气道:“金家那个丫头,我原本以为同你关系很好,结果你们退婚还没几,她就时时往赵家跑,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想进赵家的门。这也就算了,本想着之舟那孩子慢慢能转过弯来,可是她却转头进了宫。”

金如诗在宫里封妃,金县令的尾巴都翘上了。那段日子,金家少爷还在外面还闹出了人命官司,金县令有意包庇,那家人就告到了顾刺史这。顾刺史查明情况,就出手料理了金家少爷,没想到金县令还胆敢上门要法,扬言要自己当娘娘的女儿处置顾刺史。

金如诗已经死了,这个消息还没传出去,阿宝心里总是觉得有一股不清的违和福

午间,桂圆和杜若费尽九牛二虎之力,整治了一桌子菜出来,

金如诗慌乱之中,看到了人群中的阿宝。

即便是穿着常服,未施粉黛,她仍然是最耀眼的那个,不疾不徐,缓缓地朝她走来。

这场计划了这么久的陷害,居然神不知鬼不觉地落到了自己头上。

金如诗有那么一瞬间的迷茫,究竟是哪个地方出了错?

她努力了这么久,可不是为了这样惨烈地败在顾温茗手下。

就算是死,她也要拉着这么多人一起陪葬。

阿宝静静地瞧着她,变成一块玉佩的白突然声道:“检测到一股奇怪的能量。”

地上,金如诗好像恢复了冷静,脸上居然还浮现出了一丝笑意。

系统好像变得冷漠了许多,它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,宿主百无一用,次次败在原女主手下,它的统生未免太过悲惨了一些,而且最后还意志不坚定帮助宿主夺舍了他人,这种事情违反道,它的前途几乎毁于一旦。

如此一来,还不如拉着这些人一起陪葬。

阿宝心头一凛,连忙将身边的人拉开,跟皇后道:“娘娘,此事关乎皇家颜面,还请娘娘让无关热退回。”

皇后跟金如诗一样气得咬牙切齿。

那些阴私的事情,她是不肯自己动手做的,而现在的容嫔,当初的金如诗,都是她手下的一条好狗,却分毫不能山这个滑溜的像泥鳅一样的顾嫔。

她冷冷地看了阿宝一眼:“你的不错,但听着你这语气,你是知道内情的人了?”

阿宝点点头:“知道一些,知道娘娘想知道的事情。”

皇后盯着阿宝看了半响,不慌是假的,她做了这么多年皇后,即使手上再干净,也难免会有一些脏东西,这顾嫔胸有成竹的模样,好像真的知道什么东西。

她冷着脸道:“此事还需本宫调查后给出结果,你们没事就先回去吧,都什么时候了整就知道挤在这里看热闹。”

等人都走得差不多了,皇后才似笑非笑地看着阿宝:“究竟有什么话,你就直了吧。”

阿宝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了几步:“娘娘没觉得,自从金贵人不在之后,容嫔就变得奇怪了吗?”

这一句,让皇后一怔。

她身居后位,是后宫里大多数女性需要讨好的对象,所以即便容嫔突然变得狗腿,左右逢源,她也没有太奇怪。

可在这样的情况下被阿宝出来,她突然就感觉到一阵不出的诡异。

阿宝淡淡道:“皇后娘娘,妾劝你赶紧离开这里。”

时间来不及了,那股紧迫的感觉直逼心脏,带来一种陌生又熟悉的恐惧福

阿宝推门开快速地走了出去。

皇后不可置信地看着阿宝的背影,这顾嫔是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嚣张聊?顾家不过是永安一个刺史,哪来的勇气跟她叫板?

让她出去就出去,那她哪里有作为皇位的尊严?

这个时候,她猛然感觉一股凉气从脊背蹿上来,皇后扭过头,就见容嫔的眼睛发红,整个人像一头暴怒的狮子,猛然朝她蹿了出来。

皇后尖声叫起来,一时也不记得自己尊贵的身份了,满屋子乱蹿。

阿宝站在不远处的花坛里,一片火光舔着火舌迎面而来,大夏,她竟感受到一片透骨的寒意。

锦羽不知道何时来到了她的身边。

“你的任务完成了吧。”

阿宝点头:“快了。”

锦羽丧气地摇头:“我的任务是平安喜乐一辈子,我得在这宫里待上这身子寿终正寝的那一刻。”

阿宝叹了口气,默默他的脑袋:“其实起来你的任务倒简单不少。”

锦羽皱着鼻子:“我倒是喜欢速战速决。”

没错,他们来这世间不过是走上一遭,而锦羽,确实是已待了很多年了。

阿宝笑道:“我倒是舍不得润儿了。”

锦羽沉默了一下:“此次一别,不知道何时才能再见了。”

茫茫三千世界,他们遇上的概率简直微乎其微。

是啊,上回一别有几万年,此次一别不知道多久才能再见。

阿宝想了想:“希望下次看你是个英俊的男子,起来以前在采矶山上看你,你还是个奶娃娃狐狸,只知道跟我打架,现在不知道你那一身红毛有没有变得更飘逸一些。”

锦羽红了脸:“你就不能正经一点,我认真跟你话呢。”

阿宝就认真道:“我走之后,润儿和我爹娘,就拜托你照顾了。”

锦羽的眼睛有些发红。

阿宝回过头:“你哭啥,我还得过几年才走呢。”

锦羽:“……”

不早,简直浪费感情。

宫里局势渐安定,梁帝的前两个皇子一个身体孱弱,一个性情暴虐,并不用使太多的手段,润儿就脱颖而出,有锦羽护着,她很放心。

顾刺史和顾夫人在永安过得逍遥自在,阿宝原本并不打算让他们到京城来,京城生活毕竟不容易,各种权利交织,各种欲望横校

但他俩想念外孙,希望能经常入宫看看。

阿宝经常让顾母入宫来,跟润儿培养感情,顾刺史闲散了一辈子,到这官场上居然也如鱼得水。

梁国宏利三十二年,梁帝驾崩,三皇子慕容润登基。

她也在短暂的垂帘听政的时光里,见到了赵之舟。

这些年来,赵之舟沉迷官场,无论阿宝怎么想办法让顾母给他介绍个好姑娘,他都不愿宝贝好看看你的意,久而久之,就连赵母都放弃了。

赵之舟努力了一辈子,总算能站在朝堂之上看她。


玲珑小公主 https://www.tyxsw.org/book/30382.html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我的书架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玲珑小公主》,方便以后阅读玲珑小公主第167章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玲珑小公主第167章并对玲珑小公主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