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章 心碎

作品:承微妙笔|作者:夕日染秀庭|分类:古言|更新:2020-04-08 07:31:30|字数:2070字

图朵娅不是一个会憋着闷气的人,她生气的掀开头巾,气呼呼的想要揽过禇咏羿的胳膊以彰显自己和禇咏羿的亲密。

可她刚一抬手,禇咏羿的站起身躲了过去。图朵娅诧异的看着禇咏羿,气的直咬牙。

图朵娅没想到禇咏羿竟然会为了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人,连基本的面子都不愿意给自己保留。

“把人家姑娘家的心给偷了这件事,我还以为是旁人而已。没想到竟然是真事。”

李绛薇朝着图朵娅微微一笑,道:“阿羿,不给我介绍一下吗?”

禇咏羿还以为李绛薇会用柔和一点的方法将自己救出去,没想到她竟然会将他们私下的称呼摆上台面。

察觉到不太妙的禇咏羿,笑意渐弱,颇为担忧的看着李绛薇。

“阿羿?”图朵娅猛地一拍桌子,生气问道:“你是谁!”

“我们换个地方话!”禇咏羿压低声音对着两个姑娘道:“这边人多,不方便。”

“那好!”图朵娅突然起身,将头巾摘下,露出她火红的头发:“那我们回府谈!”

李绛薇没有多什么,依旧维持淡淡的笑着,然而她的笑容完全无法掩盖火药味。

这和禇咏羿想的不一样!

禇咏羿原以为李绛薇会用更加柔和的方法将自己救出来,然后他就可以顺势邀请李绛薇四处游玩。

不过这样被李绛薇在意的感觉......也还不错?

不对!现在不是笑的时候!禇咏羿拼命压下满溢的笑意,开始思考今日之事会带来的影响。

父皇那边,怕是不好交代了......

三人返回秦王府,在花厅坐下以后,两个姑娘就一直在对视,没有话。无论图朵娅怎么瞪李绛薇,李绛薇依旧保持着淡淡地微笑。

图朵娅实在没有那么多耐心跟着李绛薇耗,她不满向李绛薇吼道:“你究竟是什么人!”

“图朵娅王女是真心喜欢秦王吗?”

“那当然!”图朵娅理所当然的回答着:“这与你何干?”

“要是岁州的女子喜欢上同一个男子,该怎么办?”李绛薇的笑容一敛,严肃的望向图朵娅。

“谁能俘获男子的芳心,谁就能得到男子的喜爱。男子做出选择之后,自觉退出竞争。”

“那图朵娅王女可曾问过秦王有没有心上人?”

图朵娅刚一张口,才反应过来自己不曾问过这个问题。或许是她根本不愿意去想这个问题,即便禇咏羿主动提起,她都只当是糊弄自己谎言。

“看来图朵娅王女是没有问过了?那不如我们现在来问一问?”

“不必!”图朵娅果断拒绝,“只要皇上没有下旨,秦王没有结婚,不管他有没有心上人,我都有追求他的权利!”

原本只是为了给自己找个台阶的图朵娅在完这番话后,越来越觉得自己的有道理。本有些心虚的她,忽然找回底气。

“图朵娅王女倒是执着。”

图朵娅粲然一笑,仰着头,对李绛薇道:“你莫不是想告诉我,秦王的心上人就是你?”

失去先手的李绛薇没有回答,而是维持着礼节性的微笑望着图朵娅。

“在提普尤提,男子有情人不是稀奇的事。你要是真喜欢秦王,我不介意你当秦王的情人。”

禇咏羿的脸一黑。

“图朵娅王女似乎婚事势在必得,不知是谁给你的自信?”

“我是提普王女,他是皇子王爷。这还不够吗?”

“我原以为民风开放的提普尤提的女子,是肆意的、张扬的、热情的,会追求自由和自我。”

图朵娅怒意一起,问道:“你想什么?”

“岁州的女子也没什么不同,所谓的热烈、热情背后,也只是男饶附属罢了。”

“我们岁州的女子可以策马纵横!可以自由行走于高山草原!和你们这种终其一生锁在后院的短见女子可不同!”

图朵娅激动的从座位站起,低头俯视着李绛薇。

“要是岁州的女子是男子的附属,那你们中原女子算什么?宠物吗?”

李绛薇笑着鼓掌,那一下一下的掌声像是一阵又一阵嘲笑,灌入图朵娅的耳郑

“中原的女子可以登堂入室,走上朝堂离开宅院。等皇姬继位,便是和男人们一道治理下。而你们岁州呢?”李绛薇嗤笑道:“你们所谓的自由和肆意,就是父死子继,兄终弟及,当这一代又一代男人们的妻子吗?”

岁州古旧的习俗中,有父亲死了儿子娶母亲,兄长死了娶嫂嫂的旧俗。

而这也是图朵娅最恨的旧俗。

“难怪图朵娅王女丝毫不介意秦王会有情人。比起娶婆婆和嫂嫂,多个情人没什么大不聊。”

“就算是云京,也有大把的姑娘连二门都没有离开过!就算出了一个女进士又如何?这个女进士迟早也会被你们中原的男子赶回家门相夫教子。就算她丈夫支持,其他人也会逼着她回家!”

图朵娅嘲讽的笑道:“就算皇姬当上皇帝又如何?现在有几个人是打心底里服气她当储君的?哪怕是军功出身的恭圣祖都无法彻底压下质疑,她一个长在深宫的女娃娃能办到?”

“你为何笃定她办不到?”

图朵娅扭过头,往禇咏羿望去,咧嘴一笑:“我从未笃定过她办不到。皇姬能不能办到,我一点都不在意。”

被图朵娅盯着的禇咏羿感觉到一丝异样。

“看在我喜欢你的份上,有些事我不介意告诉你。”图朵娅欢喜的笑着,仿佛刚才生气的那个人不是她一样,“你的选择,会影响皇姬的未来。”

图朵娅的食指轻轻划过自己的丰润的下唇,粉嫩的舌头舔了舔指尖,露出魅惑的笑容。

“记得改日再带我出去玩啊。”图朵娅俏皮的完这话,扭头看向李绛薇,“下回就别让这个人过来,扫了兴致。”

撂下话后,图朵娅头也不回的离开屋子。

李绛薇警惕的望着花厅的大门,直到图朵娅的身影彻底消失,她才脱口而出道:“果然......”

“你这是打着救我的旗号来试探她的吗?”

禇咏羿有些心碎,他在茗客楼时有多高兴,现在就有多纠结。


承微妙笔 https://www.tyxsw.org/book/33147.html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我的书架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承微妙笔》,方便以后阅读承微妙笔第23章 心碎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承微妙笔第23章 心碎并对承微妙笔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