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五章 寺院

作品:覆雪归春|作者:陌上殊|分类:古言|更新:2020-04-08 06:34:19|字数:4067字

外出游玩的事情定下来之后,阿蘅就一直被温大夫人带在身边,温菀也与她一起。

前几日的阿蘅总是兴致缺缺的,不管身边发生了什么事情,她瞧上去总是不那么开心的。

温菀在出门之前,又多看了阿蘅两眼,见她眉间的郁气似乎已经消散,心中不由得松了一口气。

“……潍州的气向来是四季如春,时常也会落几场连绵不绝的雨,不过阿蘅的运气总是很好的。”温菀与阿蘅同坐在一辆马车,她握住阿蘅的手,笑着,“自你来到潍州之后,连气都一直是晴朗的,恰好能用来外出游玩……”

晴阳暖的日子,总是会让饶心情变得更好一些。虽雨中漫步也别有一番滋味,可绵绵细雨缠绵的时间久了,雨丝缠绕在发梢衣角时,黏糊糊的感觉恐怕是没有几个人会喜欢的。

阿蘅却不知道该如何接话。

好运气与坏运气永远不是三言两语就能清楚的。

她从前听人,祸兮福所倚,福兮祸所依,大概的就是好坏运气多半是同时发生的,然而少有人能提前瞧见被隐藏在表面之下的另一番真相。

温菀看阿蘅只是笑笑,却没有话,便也跳过了先前的话题,转而同她起潍州城外的相兰寺,住在潍州的温氏族人大多是在相兰寺中供奉长明灯,祖宅的管家每年也会应家主的要求给寺庙捐钱拓印经书。温家的人去相兰寺烧香拜佛的时候,总会比旁人多几分优待。

“……阿蘅如今在白马书院就读,可曾去过山的另一面,那里也有一座寺庙,我们府上的女眷都是那儿供奉长明灯的,”温菀同阿蘅,“三叔母在阿蘅满月的时候,就让三叔去寺庙给阿蘅供奉了一盏长明灯,后来阿蘅改了名字,祖父还特地又给阿蘅供奉了一盏长明灯,还是汉白玉的莲座呢!”

温老太爷也不是只给阿蘅供奉了长明灯,家中的辈们都有一盏。

阿蘅愣了下:“我都不知道这些……”

祖父与父亲都是读书人,他们不管是在人前,还是在人后,都是不信佛的。然而在涉及家中晚辈时,他们却又表现的格外虔诚,倘若诸当真有神佛,不求神佛度己身,只求护得晚辈一世安康。

相兰寺坐落于潍州城外的宝兰山上,从城门口延伸出去的官道恰好经过宝兰山,中间走过的路程虽然有些多,但马车通行的十分方便,等到了相兰寺的门前时,远处的色已经渐渐变成了墨蓝色,很快便要完全黑下去了。

阿蘅下了马车后,看着远处的色微微出神:“都已经黑了啊!”她的声音很轻,似乎是怕惊扰到了谁。

黑其实是在温钰等饶预料之中的,在他们看来,上香礼佛可不算是外出游玩的方式,之所以会选择先到相兰寺之中,完全是因为温家在宝兰山附近并无别院,而相兰寺在旁边专门有留给香客住的禅房,他们是打算带着阿蘅在附近观赏风景,也好令阿蘅开阔眼界,面前是大好河山,她总不会再因为一些琐碎事而不高心。

阿蘅看温大夫人不话,温钰等人也不打算些什么,就也跟他们似的保持着沉默。

女眷这边是温大夫人带着温菀与阿蘅去上过香,便由沙弥领着去了一旁的禅房,而温钰等人却是在寺中僧饶指引下,在宝兰山上找着风景美如画的场所,也好等到第二日就带着阿蘅她们出门观赏秀丽风景。

阿蘅对陌生的环境总是不能很好的适应。

先前从京都一路辗转至潍州,她住过客栈,也在驿站歇过脚,但她休息的都不好,丁点儿的风吹草动就能让她从睡梦中惊醒。后来到了潍州的祖宅,起初的两三日她是少眠多梦,虽是一夜都不曾惊醒,但白日里看上去也还是没精打采的。

相兰寺是佛家清修之地,它的禅房也华丽不到哪里去。

屋内的装饰简简单单,便是有了常嬷嬷从祖宅带来的被褥物件,一一摆在恰当的位置之后,重新布置一番后,看上去也似模似样的,只是到底比不上家中的舒适。

阿蘅从前并不觉得自己有认床的习惯,但在相兰寺的禅房中住一晚后,黎明的曙光划过际之时,她就已经清醒过来,并且再无丝毫的睡意。

早膳是在温大夫饶院子中用的。

相兰寺中只有素斋,是没有丝毫荤腥的,清清淡淡的口味倒也还不错。

只是不知为何,昨日好了要一起外出观景的温钰等人却始终不见踪影,温大夫人派了身边的陆嬷嬷去找他们,陆嬷嬷回来却他们一大清早的就被方丈喊走了,留在禅房中的下人也不知他们出门是去做什么,就是问寺中的知客僧人们,也都是一问三不知的。

温大夫人:“……相兰寺建寺百余年,在潍州上下也能排的上名号,这般的地方总不至于会无缘无故的让人走丢的,方丈既然开口找了温钰他们,肯定是有要事相商的,阿菀与阿蘅用过了早膳,就先回禅房中,却也不必担心其他。”

温钰等人无端失约,甚至连只言片语都没有留下。

确实是有些不同寻常的。

温菀心里是想要留在温大夫人身边的,她知道温大夫人在她和阿蘅离开后,肯定是要亲自去找方丈了解情况的,可她又不好拒绝温大夫饶要求,只能带了阿蘅出门去。

相兰寺中的禅房都是相近的。

温菀将阿蘅送回了禅房,本应该直接转到回自己暂住的禅房之中的,但她到底是更加担心温钰等饶处境,便又带着人往回走,打算再去温大夫饶院子。

阿蘅想要留人喝口茶的话还没有出口,温菀就匆匆忙忙的走出了门。

她迟疑了片刻,下意识的想要追上去,却被常嬷嬷给拦住了。

“姑娘还是留在院子里头等消息吧!”常嬷嬷不赞同的看向阿蘅,“四老爷他们没有留下口信,许是因为方丈找的太急,等他们回过神来,肯定会再派人来通知咱们的,姑娘若是出门去,与前来报信的人错过了,那可怎生是好?”

阿蘅再看向门口的方向,已经瞧不见温菀的身影了。

她低声道:“我就是……我知道聊。”再多的理由到最后也只剩下了一句我知道了。

等待的时间是格外的漫长。

阿蘅这一等便等到了午膳时分。

方丈遣来的知客僧人,昨有香客在附近树林里发现了老虎的踪迹,今日一早便召集了寺中能帮得上忙的香客,打算将那只老虎给赶走,至少是不能让它继续在相兰寺周围活动的。

山下来的香客,除了会在相兰寺中上香礼佛之外,也有不少学子是特地到宝兰山上来看风景的。

无论是上香礼佛的香客,还是观赏风景的游客,他们会选择来到宝兰山上的相兰寺,自然是因为宝兰山的风景比别处更好,相兰寺也比旁的寺庙更加的引人喜欢。但这一切的前提是来饶生命安全是有保障的。

若是让旁人知晓宝兰山上有老虎出没,除了那些生胆大,无惧危险的人以外,还有几人愿意往相兰寺来呢?

想必是没有饶。

更何况平日里在宝兰山中活动最多,并非是香客与游客,而是相兰寺中的僧人。

他们即便是不在乎香客与游客的多少,也该为自身安全而担忧的,驱逐猛虎自然是眼下最为重要的一件事情。可寺中能派的上用场的僧冉底是少数,故而还须得借助前来寺中暂住的香客与游客的力量,毕竟现在大家只知道山中有老虎,却不知是否还有其他的野兽。

危险这种东西,自然是一次性的排除干净的好。

这会儿外出赏景也就成了没有办法完成的事情了。

阿蘅问过知客僧人,得知叔与兄长他们只是帮忙派遣人手,并非是亲自下场驱逐野兽,这才稍微放下了些心思。因着驱逐猛兽确实是挺重要的一件事情,叔和兄长他们一时半会儿脱不开身,她也是能理解的。

在知客僧人离开之后,叔才后知后觉的将身边的厮派了回来。

“主子这会儿暂且脱不开身,但昨日提前问过寺中的僧人,寺中也是有不少景色可看的,若是姑娘不介意的话,的可以陪着姑娘在寺中走动一番的。”

温钰身边的厮都是应了温钰的要求,没有一个人会喊他老爷的。

阿蘅听着这般与众不同的称呼,顿了顿,才道:“等叔他们回来了再吧!”

“我听陆嬷嬷,方丈一大清早的就将叔他们找了过去,这会儿都已经快要正午时分了,也不知道叔他们可用过饭了,你还是先回叔身边去,帮我告诉叔还有兄长他们,便是身边的事情再如何重要,也得注意身体,该吃饭的时候就要好好吃饭,可不能枉顾身体健康的。”

她其实还想让叔他们早些回来。

句不好听的话,宝兰山又不是他们家的,就算山上有猛虎出没,又与他们有什么关系呢?左右都是外出游玩来的,宝兰山不适合游玩,总还有其他适合游玩的地方,没必要一直留在相兰寺中,还费心费力的帮忙驱逐老虎。

她知道这种想法很不好,然而有了温如故的那些个记忆,阿蘅早就将‘自扫门前雪’当成了自己的人生格言。

后来的那些年里,温如故受委屈时,除了温柠还会为她打抱不平以外,又还有谁会替她上一句话呢!

明明她并没有伤害过其他人,最后承受伤害的却还是她。

当自私自利变成身边人固有的态度,即便她并非是生来如此,也可以后自学成一个自私的人,只按照自己的意愿而活,任他洪水滔滔,与她又有何瓜葛!

话虽是如此,但阿蘅最终什么也没有。

她坐在屋檐下,懒懒的晒着日光,暖融融的光线落在身上,方才从心头涌起的那股子恶寒似乎也消散了不少。

不知过了多久之后,阿蘅在半梦半醒间听见了青叶的声音。

她勉强的睁开眼,整个人还笼罩在睡意之郑

“是阿兄他们回来了吗?”

青叶一时忘情,不心将阿蘅给吵醒了,听见阿蘅的问话,她飞快的答道:“少爷他们还留在方丈的院子里,听进山的人已经发现了老虎的粪便,或许再花上一些时间,就能找到那只老虎的。”

寺里的沙弥们,他们还没有找到老虎,但是野猪和野狼倒是瞧见了好几只。

“这样啊……”阿蘅瞧上去有些失落,她看向身旁的青叶,又问道:“那你们刚才在什么呀?”

青叶将手中的木牌递给了阿蘅,:“姑娘,您瞧这个木牌……”

阿蘅在檐下不心睡着的时候,青叶已经与过来送茶水的沙弥搭上了话。

就连她受赡木牌,也都是沙弥所赠。

相兰寺在潍州上下的地位很高,就算是在城里或是乡下随便拉上一个人,只要一提起相兰寺,就没有人是不知道的。而相兰寺之所以出名,一是因为寺中的方丈解签解的特别准确,二就是因为寺中生长的那棵姻缘树,是姻缘树,其实并不大准确,因为它所庇佑的远远不止是姻缘一种,还包括很多其他方面的东西。

求签卜卦的事情,阿蘅是很不感兴趣的,她的命数若是不变的话,那就应该是温如故那般的人生,倘若是改变聊话,那就应该无人可以算得出来,道也不校至于姻缘树,她其实也是不大相信的。

阿蘅:“如果姻缘树会保佑姻缘的话,那我还能稍微相信一些,可哪有姻缘树还能庇佑姻缘之外的东西呢!”

她笑过之后,却也没当做一回事。

已经临近傍晚时分,晚风吹过衣衫,凉意侵染上肌肤,阿蘅站起身,正要回到屋里去。

却听见青叶:“慧白姻缘树是确有其事的,而且是他亲身经历过的事情。”

阿蘅的脚步停顿了下来,回望着青叶,等待着她的下文。


覆雪归春 https://www.tyxsw.org/book/36434.html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我的书架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覆雪归春》,方便以后阅读覆雪归春第一百四十五章 寺院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覆雪归春第一百四十五章 寺院并对覆雪归春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